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夜思的教育教学博客

夜静思,我思我心忧,何求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最愿意生活的10个时代  

2015-01-12 22:32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我最愿意生活的10个时代

    不要带着标准历史学家的眼光,只依个人喜好去选择。人都想自由,但有些不自由却是命定的。

    人都想自由,但有些不自由却是命定的。比如说,你生在何时,是男是女,父母是谁,属何民族,统统你都说了不算,只有认命。这就不免生出许多幻想。我愿意回答一个问题:你最愿意生活在哪个时代?下面就是我的答案。

一、11世纪的北宋

    这个时代之所以高居榜首,我的想法很简单,是因为这100年里,5个姓赵的皇帝竟不曾砍过一个文人的脑袋。我是文人,这个标准虽低,对我却极具诱惑力。想想吧,如果我有点才学,就不用担心怀才不遇,因为欧阳修那老头特别有当伯乐的瘾;如果我喜欢辩论,可以找苏东坡去打机锋,我不愁赢不了他;如果我是保守派,可以投奔司马光,甚至帮他抄抄《资治通鉴》;如果我思想新,那么王安石一定高兴得不得了,他可是古往今来最有魄力的改革家;如果我觉得学问还没到家,那就去听程颢讲课好了,体会一下什么叫“如坐春风”。

二、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

    首先我得声明,我没有移民倾向。我只想站在人群里,听鲍勃·迪伦唱“How many road must a man walk down,before we called him a man”,这首名叫《答案在风中飘》的歌,是一首反越战反种族歧视的歌曲,也是那个时代的圣经。那是一个最红火又最灰暗的年代。青年人在那时,几千年来第一次打赢了反抗父母的一仗。若我生在那个年代,我想我会和他们一起,开着破车冲上美国的每一条大路,把收音机开到最大音量,大声朗诵金斯堡的诗句,随处野营,享尽最狂热的爱情,用空空如也的脑袋去琢磨最根本的哲学问题。当然,我们还会遇到马丁·路德·金博士,他正领着黑人兄弟向华盛顿进军。他一遍又一遍地对他们大声说:“I have a dream。”让你觉得血在烧。

三、杜牧时代的扬州

    如果他肯,我愿意随他去扬州。他能够自请下放,我想我也能。“落魄江湖载酒行,楚腰纤细掌中轻。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”生在晚唐,盛唐国威不再,北方正是军阀割据,朝廷里两派又斗得不可开交,所以我们一起去扬州过过舒心日子。中国就是这样,衰落的年代,反倒美女如云,而且善解人意婉鸾可喜,不像杨贵妃和虢国夫人那样骄横跋扈。还在早些时候,徐凝就在诗里写道: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”。无赖,就是天然的可爱,现在看看杜牧怎么说: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”不必如南宋姜夔那样“唤起玉人”,仅这诗句就已让人心醉了。

四、苏格拉底时代的雅典

我最愿意生活的10个时代 - 静夜思 - 静夜思的教育教学博客

 
    如果我是一个雅典公民,那么我很可能被这个老人拉住袖子问道:“告诉我,朋友,什么是幸福?什么是正义?”但真正的雅典人已经被他问怕了。他们会说:“苏格拉底,别再用你那著名的反讽和我们穷开心了。你什么都知道的,你就直说吧。”但老人固执地摇摇头,说:“我知道什么!我唯一知道的,就是我一无所知。”在太多的人满足于一知半解的今天,我向往这个有人宣称他一无所知的时代。在太多的人说“你累不累呀”的今天,我也向往这个真诚地探讨什么是正义和幸福的时代。

五、穆罕默德时代的阿拉伯

    如果承认人必须有信仰,那么我愿意生活在穆罕默德时代的麦加。我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牧羊人家的孩子,不能够在那个月黑风高之夜(公元622年),成为穆罕默德出走麦加的少数追随者之一。但我知道,他教我们仰望苍穹,用心灵去体会那天地间至大的伟力。

    他说:我是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位先知。而从亚伯拉罕到耶稣基督,先知的名字总是和无穷无尽的苦难相连。现在,既然最后一位先知出来,那么人类的苦日子是不是要到头了?如果我生在那个时代,我想我会相信的。

六、名士时代的东晋

我最愿意生活的10个时代 - 静夜思 - 静夜思的教育教学博客

 
    《世说新语》里讲,王献之居山阴,突然想念戴安道,便冒雪连夜乘船前往访戴。天亮到了戴家门前,却连门都没敲,转身就走。仆人很奇怪,问为什么。王说:“吾乘兴而来,兴尽而去,何必见戴?”这就是名士风度,以心照不宣为特征。在人际关系复杂化的今天,我有理由怀念这个时代。他们喝酒,穿奇装异服,品评人物,在一般人眼里是放诞,但在他们心里,却是用这些为文化筑起了一道篱笆,不让别人轻易染指。对文化的珍视,是心照不宣的名士风度的基础。他们的幸福,在于以这种方式,居然不乏同志。

七、宋襄公时代

我最愿意生活的10个时代 - 静夜思 - 静夜思的教育教学博客

 
    春秋时,宋襄公与楚国打仗。部下劝他乘楚人半渡击之,不听,终遭败绩。宋人怨他,他却说:“君子不困人于厄,不鼓不成列。”与敌人讲仁义道德,历来,宋襄公被看成傻瓜。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,他不过是在维护一种传统军人的荣誉感,只是行将过时罢了。当时打仗,大概不像后来残酷,倒有点过家家的意思。另外战斗中还有许多规矩,像“不杀二毛”,就是不伤害头发花白的人,在今日看来也颇为不可思议。这个时代之所以令人神往,在于它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时代。中国的大国风范,就是奠定于此时。

八、达芬奇时代的意大利

    无疑,文艺复兴是个伟大的时代。你不但能够目睹许多伟人和他们的作品,还可以感受到一种朝气蓬勃的生活态度。与中世纪相反,这是一个开始关注个体幸福的时代。你很难说,达芬奇在画他的圣母的时候,心中没有崇高的宗教体验,但他却画出了最个性的微笑和世俗的生活体验。这是人文主义的觉醒。市场开始活跃起来了,匆匆的步履代替了以往的谨小慎微和亦步亦趋。甚至,一个叫哥伦布的人已经扬帆航往美洲了。

    这是一个以微笑著称的时代,蒙娜丽莎的微笑,维纳斯的微笑,圣母的微笑,还有,假如我是一个威尼斯水手的话,在岸上欢送的人群里看见的微笑,全都那么意味深长。总之,我愿意生活在这个人们都学会了微笑的时代。

九、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

    这个年代和这个地方的叠加,给人的印象就两个字:艺术。有数不清的艺术家曾聚居在这里,为这个城市蒙上了一种纸醉金迷的颓废色彩。他们当时并不出名,但日后都成就非凡。在香榭丽舍大街上随便找一间酒吧坐下,还有什么比这更舒坦的事吗?那时,你不必毕恭毕敬地仰视马蒂斯、毕加索、海明威还有加缪等人,而是面红耳赤地和他们争论着有关艺术原则的问题,说到兴浓之处,每个人都不觉已经酩酊大醉了,然后互相扶持着回宿舍,继续争论或者开始创作。

    几乎现在所有的艺术流派和思潮,都能在20年代的巴黎找到其源头。这种多元的存在和可能性,真是令人兴奋不已。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员,那么你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呢。

十、今天

    喜爱今天是一件别无选择的事,就像你别无选择地要喜爱父母和祖国一样。这是一个物质生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丰富的时代。各种新技术的应用,使人们产生了空前的骄傲感,认为今天的时代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伟大,生活在这个时代,至少在幸福感上可以傲视前辈。

    与以往相比,我们今天最值得骄傲的是有个联合国,但这个理想却是法国人孟德斯鸠在200年前设计的。我们谈论人的权利和民主,但其原则,却是由美国立国时确立的。我们今天超出前人的理念,不过在于对和平的执著。这倒不必非从前人那里挖根子,无非是我们自己用血的教训换来的。相信只有这个,才会被后人划在我们头上。

    总之,细想想,如果拨开令人眼花缭乱的物质生活,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,也就平平无奇而已。(文/李方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